當前位置:中國皮卡網 > 皮卡資訊 >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2020-09-18 11:15:01來源:中國皮卡網責任編輯:中國皮卡網

  最近因部分民眾不滿總統大選結果,導致白羅斯國內爆發了大規模游行示威活動。我也注意到,新聞媒體不再使用傳統的“白俄羅斯”國名,繼而使用白羅斯。我也收到讀者的詢問,到底應該怎么稱呼這個國家。在2018年白羅斯駐華大使館已發表聲明,要求正確使用該國國名,即白羅斯,并不是更改國名。錯誤的翻譯,使很多中國人誤以為其是俄羅斯的一個州或是一個加盟共和國。因此每個來中國工作或求學的白羅斯人都不遺余力的解釋——我們不是俄羅斯的一部分!我們是個獨立的國家!


  我登陸了白羅斯駐華大使館的官網,查看了這份聲明:“……歷史概念«Русь»(羅斯)是一個民族文化名稱,表示東歐地區。著名歷史名稱有基輔羅斯,切爾沃羅斯,加利奇羅斯,霍爾姆斯克羅斯,黑羅斯,白羅斯,大羅斯,小羅斯。


  根據白羅斯的現代領土,«БелаяРусь»(白羅斯)這個名字從十六世紀末開始使用。從1620年代開始,該術語就在立陶宛大公國的東部固定下來。在此期間«белорусцы»(白羅斯人)表示白羅斯的居民。在20世紀初,«Беларусь»(白羅斯)這個名稱在白羅斯語中固定。


  許多白羅斯和外國研究人員指出,«Беларусь»(白羅斯)這一名稱有“獨立的,自由的,不屬于韃靼蒙古的桎梏”的意義。因此,在白羅斯語,俄語和漢語中,白羅斯國家歷史準確的名稱是«Беларусь»(白羅斯)……”


  從這份聲明中可以看出白羅斯對自己民族更為純正的羅斯血統的強調與自豪。以后如果遇到白羅斯朋友,請正確使用國名哦!最后希望抗議活動盡早平息,還這個美麗的地方以寧靜生活。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 白羅斯人勞逸結合的生活方式


  作為歐洲國家,白羅斯的文化整體上還是和西歐有很大相似性。白羅斯的法定年假每人每年不少于24天(國內的小伙伴,看到這里有沒有很扎心?),平時各單位基本嚴格貫徹每天8小時,每周工作5天,沒有特殊情況絕不加班的精神。平時的斯拉夫人的主要娛樂活動是:修房子、看電影、喝酒、滑冰、跳舞等等。


  在與Nicolai的交談中,能感覺出這里的人總體還是熱愛生活的,這邊的人收入可能相比國內要低不少,但是幸福感還是可以的。真應了那句話,幸福感果然和財富的多少不成正比。但沒有錢也是萬萬不行的(這句很重要)。工作之余,他們也積極努力,用雙手創造更美好的生活。Nicolai郊區農莊里“萬分之一”的湖泊,就是白羅斯人生活最好的寫照。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辭別Nicolai一家,我們就要告別熱情的白羅斯,進入下一個國家波蘭。早上冬瑪姐玩起了剪紙貼花——這是我小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那時候媽媽給我買了好些畫書,我看完之后,就用剪子剪下來,貼在紙上。媽媽從不因為我把書剪了而批評我,反而鼓勵我這樣去做,時間久了,我對工具、對動手制作東西情有獨鐘。其實剪紙也好,模型也罷,還有烹飪、改裝大紅,這一切的樂趣是從0到1的創造。不再糾結過去和已經逝去的東西,反倒像現今天追風逐日一般,心向明天,努力創造,活在當下。(暗自竊喜,為父我這手藝還在,滿心傲嬌)


  | 車輛入境波蘭


  前一天,我們向Nikolai詢問關于從布列斯特出境的情況,Nicolai告訴我們這幾天正趕上波蘭的四天小長假。第二天會有許多波蘭人要回國,所以布列斯特這里的邊檢人會很多,極有可能要等上一天!在布列斯特南面和北面另外各有一個邊檢站:北面的是PeschatkaПяшчатка方向,南面的是DamačavaДамачава方向。兩個方向車程都是一個小時,距離差不多。


  于是我們選擇北面,到達邊檢站,海關接待我們的是位老大爺,有之前幾次的出境經驗,手續辦起來流暢多了——基本知道檢查人員要問什么。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老大爺很熱情,他懂英語,幫我們當起了翻譯。當他見到帥氣的大紅,對我們此行很感興趣。聽說我們要跑那么遠,贊嘆一句“So,you are very rich”。我笑了笑,回了句“We just look like very rich”。老大爺哈哈大笑。


  順利通過海關,白羅斯邊檢警察告知,我們入境波蘭會有些小麻煩:由于沒有提前購買波蘭(申根國)境內的車輛保險,且這里的邊檢站又不設保險公司,有拒絕我們入境的風險。緊接著他讓我們別擔心,如果是那樣,我們還可以折回來,再回到布列斯特去買保險,然后再出境。


  雖然會很麻煩,既來之則安之,早就習慣了應對突發情況。一路走來,麻煩事多了,順其自然。況且還有白羅斯給我們兜底,大不了再回去。自己暗地里也希望給我們擋回去,因為沒有車輛保險就上路,被警察查到會很麻煩,聽說還有可能面臨坐牢。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我們在波蘭邊檢站排隊等待時,大V用英文寫了一份解釋信,說明我們為什么沒有車輛保險,入境后第一時間補繳,懇請警官放行。排了好久,終于輪到大紅,檢查倒是很快。最后海關警官問我帶沒帶牛奶和生肉。我突然想起冰箱里還有些,糟糕,會不會被罰。但轉念一想,罰就罰吧,總比被抓住強,還是做個誠實的旅行者。于是我如實回答,同時說我不想做個撒謊者,對方聽了笑了笑,讓我把生肉丟掉,始終沒問及車輛保險的事情。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 停留波蘭邊境小鎮只為車輛保險


  于是我們順利進入西行漫跡的第三個國家,但又不敢跑太遠,又趕上周日,沒辦法買保險。只得跑到距離邊境三十多公里的 皮德拉謝地區別爾斯克 停留。這是個還稍有些規模的城鎮,這里應該可以買到保險(由于遠離邊境的城市是找不到可以給外國車輛上保險的公司)。別爾斯克給人第一感覺非常寧靜,周日大家就聚在路邊吃冰激凌,聊天。


  當天從出境白羅斯到入境波蘭花了三個多小時,大家也都累了,立即找酒店休息。此時Nicolai還惦記我們出境是不是順利,發來信息關心。真是暖男老大哥,我向他報了平安。他說三個多小時出境已經很快了。哈,自從出滿洲里出關,又經過入境白羅斯的折騰,我覺得算挺快的了。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 歐洲人陸路過境很普遍


  在俄白邊檢和白波邊檢看到歐洲公路自駕出境很普遍的,只是還不大被國人了解。同時,一路從遠東走來,逐漸發現,古代中國在世界歷史進程中已經是“偏安一隅”。到清朝已經是“夜郎自大”,我們很少能走出去看一看世界。但幾千年世界其他民族已經通過戰爭也好,通商也罷,相互融合,相互了解。


  思想又飛了,明天趕緊買保險繼續趕路,就此晚安吧。


  | 尋找車輛保險公司


  第二天吃過早點,出發前在酒店附近的超市采購補給。巧了,超市對面就是昨天在加油站打聽的保險公司“PZU”。大V、冬瑪姐和大紅守“家”,我仗著胡拽技能,過去打聽。波蘭人很熱情,也很認真。聽了我的需求后,告訴我他們只賣給注冊地在波蘭的車輛,對我愛莫能助。但他介紹給我另一個地址,讓我去這里問問。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或許是好事多磨,抱著試試看的心理來到新地址,滿眼是認識我而我不認識它的波蘭字母。憑第六感猜測可能是保險公司的圖標,就這么闖進去了。蒙對了,可惜不是我要找的這一家。工作人員是個帥小伙,看到我手里的地址,他親自把我這個歪果仁帶去要找的地方,同時向對方說明情況。


  辦公室的大媽們不會英文,幸虧有個年輕姑娘聽到我們的旅行故事,自愿當起翻譯,給波蘭人一個大大的贊。由于要在歐洲待兩個月,我就他們的保險能否覆蓋所有歐洲國家,申根加非申根國。大媽們連翻資料帶打電話咨詢,終于確認可以!這下省事了,不猶豫,買!一共花了220茲羅提(約合410人民幣,事后才意識到買少了)。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順道提一下波蘭貨幣,波蘭是申根國,但不是歐元區。茲羅提在波蘭語中是“金子”的意思,一茲羅提兌換一塊八毛三人民幣。


  | 計劃趕不上變化,錯過華沙一站波茲南


  有了保險,我們就可以放心上路了。先給大紅“吃”飽了,95#汽油加了26L,共141.75茲羅提,平均5.45茲羅提/L,折合人民幣是10.16元/L。進入歐盟國家,油價一下子陡然升高。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繼續從邊境往波蘭腹地開,海拔從一百七十多米降到了不到八十米。波蘭在其母語中是“平原”的意思,這一點從大紅的海拔儀就能窺見一二。在布列斯特停留時間過長,華沙無奈成了過客。原計劃的停留,只能刪減。唉,本來還想去看看著名的奧斯維辛集中營。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波蘭,一個如此悲情的國家。除了世人皆知的集中營,歷史上還三次被滅國:先是俄奧普瓜分波蘭;再是拿破侖戰爭后又被瓜分;到二戰爆發又被蘇德聯手肢解。波蘭的游覽只能留到回程了,先趕路吧……中途在休息區吃個快餐,直到天黑后才到達波茲南。大V找到一處湖邊的房車營地,這次旅行,我們最重要的愿望就是體驗露營。因此我們出發前做足了準備。挺進中歐,露營之旅即將展開!


西行漫跡(六)—挺進中歐—波蘭


  在后面的游記中,我們將體驗歐洲本地人的露營生活,各位看官如果對露營或房車營地有什么問題,歡迎留言,我們很開心與大家分享討論。旅行是一種修煉,西行漫跡是一種人生態度。期待在未來人生的旅途中結實更多的朋友。


 【中國皮卡網獨家內容,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1869

點贊

+1

收藏

相關閱讀
收藏文章
美女黄色网站